iam轩辕十四

子博:http://mirror-error.lofter.com/
努力的捡起笔填坑

 

告白要自己来

 @阡陌上 

点文写好啦,一发小短篇。过来看吧~努力做到了①一枪穿云X君莫笑②物似主人形③小清新的要求。其实好像更加偏向全员一点呢,总觉得烦烦的文字泡要被我玩坏掉了……

希望你能满意~


1

 

“我的主人、

“是闷蛋!”

身着灰色风衣,头戴礼帽,腰间枪袋插着两把左轮手枪的大帅哥,正站在全荣耀的最高点巴♂比♂伦塔塔尖上——

在世界中心高声呼唤

而这种神奇景象的始作俑者们正围成一团,手里端着霍比斯城的特产橡木桶红葡萄酒,费力地抬起头,咧开嘴,笑成一片。

百花缭乱已经笑得在地上打滚了,一双眼睛蓄的都是笑出来的眼泪。再睡一夏在一旁抱着重剑看他,手里拿着木头酒杯,露出牙笑了下,大口喝掉了暗红色的酒液。

夜雨神烦头上的文字泡已经快抬高到一枪穿云能看到的地方了,里面全是一个字“哈”。索克萨尔微笑着抬起灭神的诅咒,“啪”得一声戳爆了那个文字泡,里面的小字块像雪崩一样扑了周围蓝雨众一身。

处于小字块重灾区的枪淋弹雨不幸地也在今晚的狂欢中了枪,而大家对他的惩罚措施则是——

“为了造福强(石)迫(不)症(转),今天晚上你就一直用手遮着那个三点水吧。”

变成“枪林弹雨”的枪淋弹雨吐槽:“压力山大啊,他们刚刚怎么不让王不留行把两只眼睁成一样大?或者直接去给一叶之秋的“之”贴个小纸条?我去夜雨你这字块砸得我都掉血了!快快快组队组队免疫伤害!”

灵魂语者开了翅膀,飞到一边,逃离剑圣大招的同时给他套上了个小恢复术。

顺带一提,给王不留行的惩罚措施是微草的中草药们围成一圈对着他唱“世上只有爸爸好。”

而且莫名其妙的是,唱完了之后王不留行居然还感动地流下了眼泪。

上面传来左轮手枪的枪声,看来是一枪穿云飞枪下来了。

冷暗雷摇摇头,对着生灵灭说:“你说说你们都是枪系,相煎何太急啊。”

生灵灭摘下单片眼镜擦了擦,说:“这可不是我的主意,大家都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咱们只有一年只有决赛之后这么一天能自由自在地轻松一下,当然要玩得开心。”

夜雨声烦一个三段斩靠过来,剑光擦着生灵灭的机械箱滑下:“就是就是就是,有仇报仇有仇报仇你说咱们联盟谁没被一枪穿云射过一脸血谁没谁没!就算是君莫笑不也被喷了一脸巴雷特!是不是是不是!!”

鸾辂音尘举起法杖,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下夜雨神烦的文字泡,三个相同的词凑到一起,“哗”的一声音效过后,消去了。

萝莉脸的元素法师发出一声惊喜的叫声:“哦哦哦哦队长你快看!原来荣耀还内置了对对碰游戏!”

夜雨声烦:“………………”

曾经被一枪穿云在决赛里射过一脸血的索克萨尔走过来,微笑着问道:“怎么了,我的主意有什么不好吗?”

不,真的挺好的,术士先生。

不过说到仇恨满联盟——

“怎么君莫笑他们还没来?”有人问。

刚刚落地的一枪穿云默默转过头来,也不说话,只是礼帽下面亮闪闪的眼睛表达了他的期待。

众人默,刚刚为什么就只让他喊“我的主人是闷蛋”了呢,明明就应该喊“我和我的主人都是闷蛋”。

 

2

 

我不是闷蛋。

一枪穿云想。

我只是不爱说话,我的主人也是。

这也只是想想,没说出口。

我要替主人传达心意,还有我自己。

他悄悄对自己鼓劲。

都已经可以站在高塔上大喊“我的主人是闷蛋”了,区区告白当然不在话下。

不,就是因为主人是闷蛋所以才更需要我勇敢地说出来!

百花缭乱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拉起再睡一夏的衣角擦擦眼泪,一边揉着笑到酸痛的脸颊,口齿不清地说:“花心大萝卜一枪穿云这一回居然看上君莫笑了吗!”

我不是花心大萝卜!一枪穿云在脑内大声说。

无浪担忧地看着队长:“一枪,从前你见一个爱一个也就算了,这一回被君莫笑揍得这么惨还……”

“你难道是抖M吗?”一叶之秋抱着黑色的战矛满脸桀骜不驯地站在一边,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他居然说了出来!他说了出来!他不怕被一枪穿云怒射一脸血吗!就算是同队可他也是你的队长啊!日后不怕遭到报复吗?

咳,一叶换了新主人之后智商直线下降啊。

鬼灯萤火瞬身刺冲到鸾辂音尘身边,小声说:“哎哎哎音尘妹子你知道一叶之秋为什么这么不爽吗?”

元素法师满脸激动地看着他,说:“快说快说!”

八卦刺客神秘一笑,说:“据我收集的可靠资料称,一枪穿云在第五赛季到第八赛季都是苦苦单恋一叶之秋呢,之后好像是因为被突然转变画风的一叶之秋狠狠拒绝了,从此就开始了他的情场浪子之路,见一个~爱一个~你说一叶之秋这造的是什么孽……啊!”

一截矛尖从他的胸口穿了出来,一叶之秋在他背后咬牙切齿地说:“我!听!到!了!”

圆舞棍!

鬼灯萤火化作了天边的流星。

鬼刻立刻拔出了腰间的红莲天舞,汹涌澎湃的胸部随着她的动作不停摇动,她指着轮回的方向:“干什么!想打架吗!”

无浪累感不爱地把“智硬”模式的一叶之秋拽回来,再手忙脚乱地给女王大人道歉。

青之驱少年老成状站在双鬼背后,扯下一块干净的符纸递给逢山鬼泣,言简意赅:“队长大人,鼻血。”

 

3

 

君莫笑扛着千机伞到的时候,正看到了一片混战的局面。

海无量眨着一双真诚的眼睛,继续之前兴欣讨论的话题:“哎?刚刚不还在说每年的今天都是群殴冠军吗?怎么他们先打起来了?”

嘴上这样说着,他搓出个捉云手,把正准备偷袭冷暗雷的鬼疑神迷拎了过来,笑眯眯的:

“来来来让我来好好教你一下什么叫猥琐。”

小手冰凉见状顺手点上圣诫之光,一寸灰犹豫了一下,放了个刀阵,包子入侵板砖抛沙锁喉接上,再经过暴力DPS妹子组一波干脆利落地输出。就这样,在大家反应过来之前,本来血量就不多的鬼疑神迷居然被直接送去了【你已经下线了请坐在一旁安心观战吧】区。

君莫笑和迎风布阵相对感慨,小的们已经长大了,不用我们操心了呢。

那边夜雨声烦被大小魔道学者的扫帚扑得满脸灰尘,巨大的字体让他的文字泡一览众山小:

“我靠!我靠!我靠!君莫笑你们怎么现在才来!我们都打了这么长时间血蓝都不满了你们才过来!捡漏吗!还有刚刚你们是偷袭吗!是偷袭吧!我去果然不要脸啊!”

不知从哪里出现几发子弹,准确地射到感叹号上,三个我靠紧紧地靠在一起,“哗”的一声消失了,右上角显示出这一次的得分。

沐雨橙风噗嗤笑出声来:“烦烦的文字泡还可以这么玩!”

君莫笑把伞撑起来靠在肩上,对一片乱阵说:“说什么呢,我们这是冠军之队,王者之师,看到那配合了没,天衣无缝!”

这番话一出,所有人都停了手:

“得了冠军很了不起吗!揍死他们!”

“对对!我就觉得今年的发展不太对,往年的保留节目不都是群殴冠军吗?”

“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先打起来……”

“有人智硬呗。”

“你说谁智硬!”

“先揍兴欣私人恩怨以后再说啊!大家不要中了君莫笑的挑拨离间之计!”

就酱,兴欣被一众奸笑着的游戏角色包围了——

 

4

 

君莫笑有危险!一枪穿云的头顶冒出一个叹号。

考验我的时候到了。一枪穿云给自己打气。

加油啊,主人和我的幸福就在此一举了。他按了按礼帽,飞枪赶到兴欣阵中。

烟雨妹子们的头瞬间挨在一起:“哦哦哦相爱相杀!好萌!”

以为队长单枪匹马独闯敌阵是为了报仇雪恨而兴奋不已的轮回角色们便是万万没想到——

他们的队长,

背靠着兴欣,

对着周围的人群,

开了乱射。

队长你眼睛有问题要直说啊!就算像生灵灭一样戴了眼镜也照样是我们的男神啊!还是说你掉进了暗阵?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兴欣那个猥琐的术士用了混乱之雨!不要脸!

一枪穿云转过头来,深情款款地看着君莫笑——

我的主人喜欢你的主人?不行,太长。

我的主人喜欢你?不行,有歧义。

我喜欢你的主人?好变态。

那么——

“我喜欢你。”

霎时一片安静。

君莫笑挑起眉毛,问:“你不是喜欢挺多人的吗?”

一枪穿云摇头:“不是。”

这时,搬好凳子吃着瓜子看热闹的众人中,鸾辂音尘突然站起来点了雷电环,严肃状咳嗽了一声,从法袍里面抽出一卷羊皮纸,大声念道:

“前略,天国的鬼灯萤火,感谢你为我们带来这样一份详尽的名单。下面是一枪穿云表白过的角色:无敌最俊朗,忧郁小猫猫,悟道君,伤心一枪……”

台下众人啧啧称奇:“真不愧是荣耀联盟第一花心大萝卜,这口味真杂。”

君莫笑一脸兴味盎然的笑意,看着一枪穿云:“哦——”

一枪穿云猛摇头:“只有你。”

君莫笑说:“我能拒绝吗?”

一枪穿云看着他:“……不能。”

你已经避而不答很多次了。

君莫笑摊手:“拒绝的机会都不给,那就只能答应了。”

一枪穿云一时间没动,呆呆地看着他。

他答应了?

他答应了!

君莫笑好像笑了一下,非常正常、一点也不嘲讽的笑容,有点温暖有点纵容,抬起头,亲了亲一枪穿云的唇角。

 

5


还是我先得手了。

君莫笑在心底嘲笑了一下自己的主人。看上了荣耀第一脸却有贼心没贼胆,在荣耀里不知道被一枪穿云表白过无数次还不知道这是一场双向暗恋,他腹诽,就算是荣耀教科书,在某些方面却还是初中生的水准啊。

他牵着一枪穿云的手甩脱了众人,挑了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散步看风景。

看着四下无人,他对着还是一脸绯红的一枪穿云亲亲抱抱,完全没注意到英俊的神枪手已经忍得手指轻颤。

对自己悲♂惨未来毫无觉悟的君莫笑,一边努力的作死一边毫不负责地想:

三次元的告白什么的,还是让主人们自己来吧。

 


  207 22
评论(22)
热度(207)
  1. zzfhqsmiam轩辕十四 转载了此文字

© iam轩辕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